移动版

“国产化”烂尾实控人现身 *ST斯太涉重大违法或强制退市

发布时间:2020-06-05 10:58    来源媒体:和讯

本报记者 李慧敏北京报道

多年的资本闹剧接近尾声。6月4日,*ST斯太(000760)(000760.SZ)股票开始停牌。

6月3日晚间,*ST斯太发布公告称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以下简称“《告知书》”),《告知书》显示公司触及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告知书》同时认定并披露了两个重要事实,其一是*ST斯太2014年~2016年年报的财务数据存在虚假记载;其二是唐万新、张业光、唐万川实质上为*ST斯太实控人。*ST斯太方面表示,公司及部分当事人对拟实施的行政处罚将进行陈述、申辩和要求听证。

值得一提的是,6月3日主营柴油发动机及配件的*ST斯太封涨停,收盘价格为1.47元/股,总市值为11.35亿元。相关数据显示,截至3月31日,*ST斯太有股东48804户,户均持股1.58万股。此前*ST斯太亦多次做出退市风险提示。

《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梳理发现,自2012年实施重组之后,*ST斯太的“国产化”大饼持续画了好多年,但最终被证明,支撑所谓“国产化”的是财务造假。

财务造假濒临退市

*ST斯太主营汽车零部件制造与销售。其2017年度、2018年度净利润分别为-1.69亿元、-13.08亿元,连续两年为负,于2019年5月6日起“披星戴帽”。

《告知书》认定,公司2014~2016年连续三年净利润实际为负。另外,公司2017年及2018年净利润均为负,导致2015年至2018年连续四年净利润为负,触及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公司股票将于2020年6月4日起停牌。公司及部分当事人对拟实施的行政处罚将进行陈述、申辩和要求听证。

2014~2016年连续三年净利润实际为负,具体表现为对上述三年的营业内外收入和利润进行“虚增”或“虚减”的操作。

2014年年度报告虚增了营业收入及利润。当年年报显示,2014年年度营业收入74073.20万元,利润总额2249.98万元,净利润984.69万元。

《告知书》载明,经查,*ST斯太通过虚构技术许可业务,将武进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拨付的 1 亿元用于斯太尔柴油发动机项目的专项扶持资金,以子公司斯太尔动力(江苏)投资有限公司EM11 柴油发动机专有技术许可收入入账,并在扣除税金后确认为主营业务收入,据此虚增2014年度营业收入9433.96万元,虚增利润总额9433.96万元,虚增净利润7075.47万元,并导致*ST斯太在2014年年度报告中将亏损披露为盈利。

2015年年度报告则虚减了营业外收入及利润。

*ST斯太对外披露2015年度营业收入34657.52万元,利润总额-20490.32万元,净利润-19,493.88万元。《告知书》显示,经查,斯太尔通过变更政府奖励款受益人的方式,将武进高新区管委会应付常州斯太尔的8050万元政府奖励款实际支付给其他公司。斯太尔2015年年报未披露上述事项,造成虚减2015年度营业外收入8050万元,虚减利润总额8050万元。

2016年年度报告仍然是虚增了营业收入及利润。

2016年披露的年度营业收入35640.67 万元,利润总额7680.42万元,净利润4374.78万元。经查,斯太尔通过虚构技术许可业务,将其从江苏中关村(000931,股吧)科技产业园管理委员会预收2亿元政府奖励资金,包装成子公司江苏斯太尔的三款非道路柴油发动机技术许可收入,虚增2016年度营业收入18867.92万元,扣除相关成本后虚增利润总额18847.72万元,虚增净利润14135.79万元,并导致斯太尔在2016年年度报告中将亏损披露为盈利。

《告知书》显示,经认定,公司2014~2016年连续三年净利润实际为负,根据公司披露的2017年年度报告及2018年年度报告,2017年及2018年净利润均为负,导致公司2015年至2018年连续四年净利润为负,触及《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第四条第(三)项规定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

针对*ST斯太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事件,证监会也将对相关责任人作出行政处罚及采取市场禁入措施。

“德隆系”实控人现身

而“相关责任人”有哪些,《告知书》进一步给予了明确。

经查,自2013年底至2017年底,唐万新、张业光、唐万川通过主导斯太尔非公开发行、与投资人约定收益分成、实际承担业绩补偿、派驻管理团队控制董事会和管理层等方式,取得了经营管理权,能够实际支配公司的行为,是斯太尔的实际控制人。

刘晓疆作为斯太尔时任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吴晓白作为斯太尔时任董事、总经理,对公司年度报告等信息披露工作承担主要管理责任。刘晓疆直接参与、组织、实施了2014至2016 年度财务造假,吴晓白直接参与、组织、实施了2014、2015年度财务造假。

《告知书》显示,唐万新、张业光、唐万川作为斯太尔实际控制人,知悉并隐瞒了财务造假相关事项等应当披露的信息,不告知斯太尔披露上述信息。其中张业光直接参与、组织、实施了2016年度财务造假。唐万新、张业光、唐万川的以上行为构成2005年《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三款所述“发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指使从事前两款违法行为”的情形,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证监会拟决定:

根据2005年《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的规定,对*ST斯太尔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刘晓疆、吴晓白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对孙琛、姚炯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15万元罚款;对冯文杰等其他责任人分别给予5万元、3万元不等的罚款;对唐万新、张业光、唐万川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60万元罚款。

刘晓疆、吴晓白的上述违法行为恶劣、严重扰乱证券市场秩序、严重损害投资者利益,并在违法行为中起主要作用,根据相关法律,证监会对刘晓疆、吴晓白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实际上,市场更为感兴趣的是,作为“德隆系”重要人物的唐万新、唐万川和张业光终于浮出了水面。

“德隆系”的坍塌始于2004年。而后数年,唐万新、张业光以及唐万川分别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等罪名被判刑。而2013年濒临退市的博盈投资(000760.SZ)通过增发募资发起的收购行动,被舆论认为部分参与方跟“德隆系”相关但一直未得到证实。

“国产化”资本闹剧落幕

实际上,博盈投资的那次收购,被认为是*ST斯太打起“国产化”大旗的起点。

2013年11月,博盈投资通过定增募集资金15亿元,用于收购武汉梧桐硅谷天堂投资有限公司100%的股权、Steyr Motors GmbH增资项目等,将号称具有世界领先水平的柴油发动机研发和生产体系纳入上市公司。2014年6月4日,股票简称更名为“斯太尔”。

2013年1月16日《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披露,若本公司不能实施本次发行和购买方案,武汉梧桐仍将按照既定的工作规划积极推进国产化计划,且武汉梧桐将使用自有资金并通过借款的方式满足国产化工作的资金需求。

但从2014年1月至2016年3月,*ST斯太反而巨亏约3亿元。新入主的控股股东的业绩承诺也一再失信,原来预计几个月时间就可以将“高大上”的技术国产量产化,结果一拖再拖。

2013年年报公告称国产化进度延迟,归因于准备不充分以及国家货币政策趋紧。

其一,因Steyr Motors产品技术含量较高,在国产化深入推进的过程中,原国产化计划对上述问题的准备有所不足,国内部分代工企业现有的技术水平及设备性能,能满足小批量生产条件的质量保证,但无法保证大规模量产的品质要求;其二,斯太尔动力有限公司仅靠自身筹集资金推进国产化进程,但迫于当时货币政策影响,筹资能力有限,无法完全支撑国产化对资金的需求,客观上导致国产化工作不如预期。

2014年年报公告仍然重申国产化准备不足,无法保证量产。2015年年报披露,由于受柴油发动机排放法规变化和行业整体低迷的影响,公司及时调整了经营计划,导致2015年底未能具备年产3万台(双班)柴油机的装配能力。

2015年12月,公司拟再次定增募资25亿元,用于投资柴油发动机相关项目,但计划搁浅。

2016年12月28日,*ST斯太尔全资子公司斯太尔动力(常州)发动机有限公司,在江苏常州举行生产基地“一期一段”项目投产庆典,能够满足批量化生产的高自动化生产线正式投入运营,标志着该公司柴油发动机生产基地已具备年产3万台柴油发动机的装配、加工及检测能力。

但从时间上来看,彼时所谓的“国产化”达标,已经是靠财务造假在支撑,最终被证明又是一个资本闹剧的典型样本。

(编辑:夏欣 校对:颜京宁)

(责任编辑:何一华 HN110)

看全文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